<listing id="fx5nd"></listing>
<progress id="fx5nd"><del id="fx5nd"><dl id="fx5nd"></dl></del></progress><menuitem id="fx5nd"></menuitem>
<var id="fx5nd"><i id="fx5nd"></i></var>
<noframes id="fx5nd"><strike id="fx5nd"></strike>
<strike id="fx5nd"><video id="fx5nd"><ruby id="fx5nd"></ruby></video></strike>
<address id="fx5nd"></address>
<var id="fx5nd"></var>
<menuitem id="fx5nd"></menuitem><progress id="fx5nd"><i id="fx5nd"><strike id="fx5nd"></strike></i></progress>
<listing id="fx5nd"></listing>
<var id="fx5nd"></var>
<var id="fx5nd"><i id="fx5nd"><th id="fx5nd"></th></i></var>
<progress id="fx5nd"><del id="fx5nd"><strike id="fx5nd"></strike></del></progress>

只 是 念 秋

編輯發布:網站新聞編輯部 ??時間: 2023-11-27?【字體:

劉雅婕

  許是最近秋的感覺太過濃烈,這份“又還秋色,又還寂寞”之感,比前些日子重了許多。倒也不是強說愁,只是看著漫天秋色,平日里僅是一絲絲的愁怨,在此刻也被放大了一些。日頭落得更早了,但如果是在東北的話,那時間更是像加速了一倍之快。

  “給你,看奶奶給你找的這片葉子?!卑迭S的路燈下,一對祖孫坐在臺階上?!鞍パ侥棠?,這根是我撿過的了?!毙∧泻⑷拥袅四棠踢f過去的樹葉,又重新找了一片?!澳棠?,我這次肯定能拔過你?!?/span>

  這游戲還真是經久不衰啊,都該是幾代人的記憶了吧。我的思緒又開始出逃,一時間似是回到了孩童時代。

  那時,奶奶家還是低矮的帶院子的小平房,院子里有一口窖,記憶中那口窖里總是存著土豆。奶奶家離我家不算近,但每周五放學,奶奶總會來學校把我接過去,周日晚上再把我送回家。這段步行需要40多分鐘的路程,奶奶幾乎從不坐車,即便是周日,她也拎著沉甸甸的土豆袋子。

  奶奶總是認為錢要花在刀刃上,相比起走路這種鍛煉身體的運動,為什么要花錢坐讓她暈頭轉向的公交車呢!于是那時的我就跟著奶奶走過了一個又一個的40多分鐘。平日里的路途很是無趣,但到了秋日就不一樣了。小孩子眼里的秋天可不是什么“自古逢秋悲寂寥”,而是一片可以撒歡兒的樂園。奶奶一路上走走歇歇,我一路撿著地上的落葉,比量著哪一個的根莖更為粗壯,然后拉著奶奶跟我拔根。于是這一道的路程,過得飛快。

  “哈哈我贏了!”小男孩的聲音把我的思緒拉回。我回頭望去,奶奶寵溺地摸了摸小男孩的腦袋,慢慢起身拍拍灰塵,兩人的身影一點點的走遠。

  我撿起地上的落葉,然后又撿起一片,兩只手扯著兩個根比著。一陣風吹過,剛剛被我丟掉的這兩片沒有根的落葉,不知道被吹去了哪里?;貞浿?,那天也是刮的和今天一樣的風吧,但是肯定不如這會兒冷瑟,因為那天是和奶奶一起走在那場大風里。

  我和奶奶很久沒有見面了,但似乎又在時時相見。就像剛剛吹過的這場風,以及我手中剛拽著的落葉根莖,和偶然遇到的祖孫……

  深秋短暫而濃烈,在冬日即將來臨之前,或許思念也是這樣:僅是一瞬,卻過于濃重。


作者:遼寧省沈陽市 城軌公司沈陽3號線11標


日韩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,黑人一区二区三区中文字幕,婷婷视频在线,视频在线观看一区二区